Wu Haiyan & Tao Zhang's Trip Report

Trip Report Title: 
2015 春节 斯里兰卡观鸟by 小伯劳(吴海燕) & Tao Zhang (张弢)
Tour Strat: 
Friday, February 20, 2015
Tour End: 
Sunday, March 1, 2015

Trip Report Year:

Wu Haiyan and Tao Zhang - During the tour
Wu Haiyan and Tao Zhang - During the tour


Chinese Group with Jith and local guide Somapala

 

This trip report i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Click here to download original in PDF format.

 

2015春节 斯里兰卡观鸟by 小伯劳(吴海燕) & Tao Zhang (张弢)

时间:10天 (2015年2月21日到 3月2日)

鸟种: 203种 (我第一次在一个行程中看到超过200种鸟, 破了自己的纪录)

特有种:32 out of 33 (大大超出预期)

个人新增鸟种:74种(827  901)

 

路线: 

Tour map in Sri Lanka     科图拉加(Kithulgala)雨林

--> 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 

     高原/霍顿(Horton)平原

--> 雅拉(Yala)国家公园(荒漠)

--> 辛哈拉加(Sinharaja)雨林

 

这次春节在斯里兰卡观鸟,是一次非常愉快与成功的旅行。共看到203种鸟,破了自己一个行程中看鸟的纪录,值得庆祝。 斯里兰卡总共33个特有种,我们看到了32个。除了锡兰角鸮,其他全部见到,大大超出预期。尤其是斯里兰卡虎斑地鸫和斯里兰卡鸡鹑,是非常难得的收获。 今年春节比较晚,正好赶上繁殖季。旅行中看到鸟类求偶,亲昵,筑巢,抱窝,带雏等各种有意思的行为。豹子看过瘾而且近距离观察巨蜥摔跤。鸟导Jith爱好广泛,除了观鸟团,他也带文化之旅,观蝴蝶和蜥蜴的团。所以一路上除了观鸟,也了解了很多其他有意思的事情。不虚此行。同行7人,晓白看鸟经验丰富,是鸟人12580,万事通;杨老师朱老师不仅摄影经验丰富乐于分享而且精力旺盛(中午都不带休息的找鸟)眼力好, Osten夫妇配合默契,潇洒走天下,爱好广泛,知识渊博。这是一次趣味多多的旅行。

斯里兰卡鸟导Jith人脉广,对鸟声敏感, 鸟的行为熟悉,而且对客户非常负责。斯里兰卡的鸟比较多,不太容易全顾到。不同的客户对看鸟的需求也不太一样。比如说欧洲,亚洲客户感兴趣的鸟会有所不同。如果有针对性的点菜,会很大的增加观鸟效率。我们点的菜jith基本全部让我们见到,而且效果不错。很值得嘉奖。

非常感谢白饭(华夏荒野旅行, http://www.chinawildtour.com )和斯里兰卡鸟导Gith(http://www.walkwithjith.com, email: walkwithjith@hotmail. com)的专业路线设计和专业观鸟指导。我看过几个行程,白饭和Jith出的安排是最合理,最专业的,非常适合中国人观鸟的情况。比如很多水鸟或者迁徙的鸟类中国都是有的,就没有必要在斯里兰卡花时间看。选的这几个鸟点就很适合中国观鸟人多见不同种的需要。而且最好的鸟点辛哈拉加放在最后,很合理。这时就不用浪费时间在常见鸟上,可以重点放在辛哈拉加特有种上,再补个漏就可以了。

 

斯里兰卡观鸟之一: 科图拉加(Kithulgala)雨林 

生境:雨林

科图拉加雨林(Kithulgala

Endemic (特有种)

Non-endemic

★☆☆(罕见)

栗背鸺鹠(Chestnut-backed owlet),

 

★★☆(不常见)

斑翅地鸫(spot-winged thrush)
褐冠幽鹛(brown-capped babbler)
斯里兰卡勾嘴鹛 (scimitar babbler)
斯里兰卡紫头林鸽 (S.L wood pigeon)
斯里兰卡绿鸠(S.L green pigeon)
斯里兰卡短尾鹦鹉 (S.L hanging parrot)
艳绿领鹦鹉(Layard’s parakeet)
黄额拟啄木(Yellow-fronted barbet)
红额拟啄木(crimson-fronted barbet),

斯里兰卡燕(S.L swallow)

棕头拟啄木(Brown-headed barbet )
蓝翅八色鸫(India pitta),

三趾翠鸟(Oriental Dwarf Kingfisher)
黑喉文鸟(white-throated munia)
小黄冠啄木鸟(lesser yellownape)
梯氏仙鹟(Tickell’s Blue-flycatcher)
小金背啄木鸟 (black-rumped/lesser flameback)

白腹卷尾(White-bellied drongo)

★★★(常见)

橙嘴鸫鹛(orange-billed babbler)
斯里兰卡灰犀鸟(S.L grey hornbill)

长嘴啄花鸟(long-billed sunbird)
绿翅金鸠(emerald dove)
黄嘴鸫鹛(yellow-billed babbler)
山皇鸠(green imperial pigeon)
亚历山大鹦鹉(Alexandrine parakeet)
白胸翡翠(white-throated kingfisher)
紫腰啄花鸟(purple-rumped sunbird)
方尾黑鹎(square-tailed bulbul)

 

我们在科图拉加大概观了两天鸟。科图拉加雨林是斯里兰卡保存最好的两处雨林之一(第一是辛哈拉加Sinharaja雨林)。相对辛哈拉加雨林,它的人类活动要更多一些。雨林附近也有一些农田的生境。所幸斯里兰卡人比较热爱自然环境和野生动物,保护的还不错。雨林里每天可能都会有点雨,出门最好带雨具。而且草丛里可能会有蚂蝗。导游准备的防蚂蝗户外袜套(Leech Socks)很赞。

我们下榻的酒店叫Kithulgala heritage rest house,很有意思。门牌是鸟的形状, 酒店里到处都是鸟的画。环境很好,有不少原生树木,而且对着Kelani 河, 水鸟林鸟都有。第一天中午休息时就见到斯里兰卡灰犀鸟(S.L grey hornbill),长嘴啄花鸟,长尾缝叶莺在院子里飞来飞去,第二天早上在酒店里就见到特有种黄额拟啄木(yellow-fronted barbet)及东南亚常见且长相颇为有趣的棕头拟啄木(brown-headed barbet), 空中也经常有成群的亚历山大鹦鹉呱噪着飞过。 隔壁院子里就有一对国内很难见到的三趾翡翠,也不拍人,老老实实任人拍。小金背也不难见,而且感觉蛮凶悍的,经常欺负别的鸟。

主要观鸟路线为酒店北边的一条环线,有雨林, 农田, 次生林和河流,多样性不错。 里面有一家酒店(Sisira’s River Lounge), 环境幽雅,感觉也挺适合观鸟居住的。 主要鸟点为一个我们称为Endemic bird house 的地方。主人很爱鸟, 平时也爱放些吃的在外面。 黄嘴鸫鹛,橙嘴鸫鹛(orange-billed babbler),绿翅金鸠,啄木鸟经常过来混饭吃。第一天傍晚在他家就见到了漂亮的蓝翅八色鸫(India pitta),一种羞羞答答,喜欢在地面活动,藏在密密的灌木丛下,而且经常停着不动发呆,很难发现的鸟。第二天早上在他家蹓跶又听到了性格害羞躲躲藏藏但嗓门大的褐冠幽鹛(Brown-capped babbler)叫声,然后就如愿以偿的见到了褐冠幽鹛。还没高兴完,发现特有种斑翅地鸫(spot-winged thrush)又蹦出来了。明星鸟栗背鸺鹠也是在他家附近见到的可能性大。

栗背鸺鹠 (chestnut-backed owlet)是这次看到最辛苦的鸟,找了两天(据说最近出现的情况不太稳定)。总算在最后一天早上见到了,不容易啊。我老公为了看鸟,陷到泥地里,拼命的抓Osten, 差点把Osten拉下水,还把他身上的各种设备打了个大结, 亏得Osten下盘稳。这次看到鸺鹠要归功于鸟导Jith不懈的努力,他的好听力和Osten 的好眼神。

看完鸟后从科图拉加开往高原,一路欣赏茶园秀色。这里要注意翻过高原就没有茶园了。因为茶需要长在雨水多湿润,有坡度透气的地方。而翻过高原就是干燥地区,不适合做茶园了。Jith 很贴心的停在了一个面向瀑布和茶园的Tea House休息。喝着锡兰红茶,吃着精致茶点,看着瀑布,闻着茶香,真是神仙日子。这家茶园茶种类多,解释清楚,价格也很公道,比起后来游客哄哄的商业茶店真是好得太多了。离开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么好得Tea House. 后悔当初没多买点。茶园附近还有一群斯里兰卡猕猴,发型老有意思了。一开始以为是风吹的,后来发现,人家是天生的。

Sri Lanka Grey Hornbill
斯里兰卡灰犀鸟
S.L Grey Hornbill  

India Pitta
蓝翅八色鸫
India Pitta 三趾翠鸟

Orange-billed babbler
橙嘴鸫鹛
Orange-billed babbler  


棕头拟啄木鸟
brown-headed barbet  


斯里兰卡猕猴

 

斯里兰卡观鸟之二: 

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 高原/霍顿(Horton) 平原

生境:高原

努沃勒埃利耶高原(Nuwara Eliya)

霍顿平原(Horton

Endemic (特有种)

Non-endemic

★☆☆(罕见)

斯里兰卡短翅莺(S.L bush warbler)
斯里兰卡紫啸鸫 (S.L whistling thrush),

 

★★☆(不常见)

暗蓝仙鹟(Dull-blue flycatcher)

斯里兰卡紫头林鸽(S.L wood pigeon)

印巴姬鹟(Kashmir flycatcher)
杂色地鸫 (pied thrush)

栗腹歌鸲 (Indian blue robin)

★★★(常见)

Endemic:斯里兰卡绣眼(S.L whiteyey)
黄耳鹎(yellow-browed bulbul)
斯里兰卡原鸡(jungle fowl) 

高山雨燕(Hill Swallow)

高原观鸟小贴士

1. 天气: 高原地区天气多变,需带雨具,防水袋 

2. 住宿: 一般住在维多利亚公园的镇上

3. 观鸟:需特别注意表格中高原鸟种

 

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 的名字是“城市之光”的意思,它位于群山之中,终年气温在4 -16℃,是斯里兰卡的避暑胜地。它被称为亚洲的花园城市,以其小山,峡谷和瀑布闻名。英国殖民时期,很多英国人聚居于此,因此很多英国风格的建筑,有着“小伦敦”的称号。

这个地方主要有两个鸟点,一个是是市中心的维多利亚(Victoria) Park, 一个是霍顿(Horton)公园。要注意的是这是斯里兰卡唯一的一个高原区,高原鸟种在这错过了后面就看不到了。所以要打起十分精神收集目标鸟种。

Victoria Park 不大,但公园边缘一圈倒很有一些好鸟。到底是英国人以前爱度假的地方, 管理的很完善。一进门口就有一个牌子显示常见/重点鸟的照片和名字, 公园里有很多英国人拿着望远镜观鸟,连山鹡鸰都看得津津有味。 还没多久,印巴姬鹟(Kashmir flycatcher)就飞出来了。这个来度冬假的明星既漂亮又亲民,让大家看了个足。栗腹歌鸲(Indian blue robin)是惊鸿一瞥,就从此杳无踪影。黄耳鹎(yellow-eared bulbul)惊艳亮相,引起里三层外三层的围 观。这是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鹎鹎。橄榄黄色的外衣,白色的领结,黑色的帽子,黄色的蓬蓬的耳簇羽像帽子上插的羽毛,时尚的白色眼睫毛和眼端簇羽,往哪儿一站都是一副花鸟图。杂色地鸫(Pied Thrush)[HW1] 超级害羞,略受打扰就一头钻进老家,半天不出来。只有第一个发现的人能看得清楚,急的鸟导Jith直搓手。第二天黄姐姐第一个发现,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又迅速的溜走了。后来在大家耐心的等候下,在傍晚携夫人一起亮相,又刨土又吃虫,演了一出歌剧。 此鸟像是豆腐脑上浇了点酱,久离中餐的大家伙们看着馋的不行,后来就叫它豆花鸫了。

Indian Flycatcher
印巴姬鹟

Yellow eared Bulbul
黄耳鹎与斯里兰卡绣眼鸟

Pied Thrush
杂色地鸫


暗蓝仙鹟

Sri Lanka Scaly Thrush
斯里兰卡短翅莺

霍顿高原的观鸟点并不是只在公园里面,而是在公园的路上和公园门口附近。路上停的一个无名鸟点非常好。没多久就见到了一对斯里兰卡紫啸鸫(S.L whistling thrush,特有种)。这种鸟及其害羞,喜欢湍急的溪流水域附近的密林,一般只在晨昏出现。可惜光线不好,拍的不是很清楚。阳光下应该很漂亮。暗蓝仙鶲 (dull-blue flycatcher)在这个地方很稳定, 来回都看到了,而且离人很近,随便看,随便拍。不知为啥叫暗蓝。蓝的很明艳啊。这里最让人惊喜的鸟是斯里兰卡短翅莺(S.L bush warbler)。非常害羞和难找的鸟。就喜欢在低的密林里呆着,而且不老实,窜来窜去,累的我们一身汗。不过还是很值得的(也感谢Jith坚持不懈的努力和良好的服务意识)。这个鸟娇小可爱,下颌有点淡淡的棕红色,眼周围有点浅灰淡蓝的样子,上身橄榄棕,下身橄榄灰,长得又精神,打扮也精致,比图鉴上画的漂亮多啦。我们见到的是雌鸟,眼较浅。雄鸟眼睛是红色。在这里还见到了斯里兰卡紫头林鸽(S.L wood pigeon, 特有种)在遮挡的树上老老实实呆着,淡嘴啄花(pale-billed flower pecker)一大早在树尖尖鸣唱, 和高山雨燕(Hill Swallow)在空中飞来飞去。

Purple faced Leaf Monkey
紫面叶猴
Purple faced Leaf Monkey

霍顿(Horton)高原/平原国家公园,是斯里兰卡国家公园中唯一一个允许游客徒步的公园(别的都必须坐公园的车)。霍顿保护区属高原地区,大部分面积被云雾林(cloud forest)所覆盖,生境特殊,在生物保护中占据重要地位。有许多特别的动植物。霍顿最出名的是一个10公里的步行道(Trail)。看动物最好的地方是门口和步行道刚开始这一段。门口有很多水鹿。高山雨燕叼着枝子,已经开始筑巢。 黄耳鹎(yellow-eared bulbul)满院子乱飞,梳洗打扮,如明星般摆各种花鸟图造型。这里如果看到绣眼就一定是斯里兰卡绣眼(S.L white-eye, 特有种,中高海拔), 比起一般的灰腹绣眼(oriental white-eye, 中低海拔),斯里兰卡绣眼白眼圈更粗更明显身体也更绿。

路上收获也不少。斯里兰卡原鸡溜溜达达大方如家养的鸡,水鹿迷雾中出现又消失,如梦如幻。路上竟然还惊起针尾沙锥。下山回来看到一只成年紫面叶猴大大咧咧坐在树上吃树叶,长长的白色颊毛非常有趣。紫面叶猴的性格没有猕猴这么皮,比较害羞。所以看得时候,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不要惊扰了他们。紫面叶猴不像猕猴集大群,一般是单只,最多不超过3-4只。是斯里兰卡三种猴子(斯里兰卡猕猴,灰长尾叶猴,紫面叶猴)中最不容易见到的猴子。要好好珍惜见到的机会细细观察他们。

Sri Lanka Sambar Deer
雾中的水鹿 (Sri Lankan Sambar Deer)

斯里兰卡观鸟之三:雅拉(Yala)国家公园

生境:荒漠(Dry Lowland) 

雅拉(Yala)

Endemic (特有种)

Non-endemic

★☆☆(罕见)

 

绒颈鹳(wooly-necked stork)
黑颈鹳(black-necked stork)

★★☆(不常见)

斯里兰卡林鴡(S.L wood shrike)

 

蓝脸地鹃 (blue-faced malkoha)
短嘴地鹃 (Sirkeer malkoha),

白翅雀鹎(Marshall’s lora

厚嘴啄花鸟

★★★(常见)

Endemic bird:

斯里兰卡燕(S.L swallow)
 

小山椒鸟(small minivet)

红领绿鹦鹉(rose-winged parakeet)

印度黑鸲(Indian robin)

黄胸织布鸟(Baya Weaver)

 

 

去雅拉的路上在Surrey’s bird sanctuary holiday resort和Buduruwagala reservoir观鸟。

Surrey’s bird sanctuary holiday resort不大,只有四个房间,但干净整洁,周围鸟语花香,绿树成荫,鸟况又好,适合鸟人居住。虽然没有找到猫头鹰,但是斯里兰卡勾嘴鹛(S.L scimitar babbler)和褐冠幽鹛(Brown-capped babbler)见的爽爽的。


绒颈鹳

Stork billed Kingfisher
绒颈鹳

翻过高原,气候立刻就变得干爽宜人起来。红领绿鹦鹉(rose-ringed parakeet), 蓝孔雀(Indian peafowl),和凤头鹰鵰(changeable/crested hawk-eagle)变得非常常见。更有绒颈鹳(Wooly-necked stork), 鹳嘴翡翠(stork-billed kingfisher)的惊喜。Jith在Buduruwagala reservoir 找了一个他的很会看鸟的朋友带路。在这里有很明显的繁殖季的感觉。看到黑翅雀鹎孵蛋,中白鹭披着漂亮的繁殖羽。 棕冠啄木鸟(Brown-capped pygmy woodpecker) 和棕头拟啄木(Brown-headed barbet)在勤快的凿洞,木屑纷飞。棕冠(姬)啄木鸟在树上灵活的前进和倒车也很逗。Rest Area是一个很棒的地方,有吃有喝可以休息,湖水明净,湖面有浮萍,开着紫花的水葫芦,四周围有树林和灌木,视野开阔鸟多,适合观鸟和拍鸟。 鹳嘴翡翠来来回回的飞。白眉鹎(white-browed bulbul),黑头鹛(Dark-fronted babbler), 白腹海雕 (white-bellied sea eagle), 灰头渔雕(grea-headed fish eagle),  杰氏叶鹎(Jerdon’s leaf bird)都在这里见到,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我只想说,这么多鸟,还让不让人好好喝水吃饭了。 每次没喝两口水就被人喊出来看鸟来了。 这还是下午2-3点鸟况最差的时候,要是早上得好成什么样啊。

酒店住宿之前又在Jith的私房鸟点。是一个村庄。有眼线就是好呀。我们直奔褐渔鸮(Brown fish owl)呆的地方。还看到了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样子。当地人大方又热情,有他们的帮助,和他们一起欣赏这么美丽的鸟是我们的福气。在这里同时见到了白色型和红色型的寿带,傍晚在湖面上如凌波仙子一般飘过,原来他们傍晚梳洗打扮的时间到啦。正准备收工,Jith 同志激动的大喊Wood shrike ,我们就看到了一对长得很不起眼的鸟斯里兰卡林鴡(S.L woodshrike)。母的颜色浅,白眼纹明显,公的颜色深,白眼纹相对要浅。 同行的Osten喜欢管这种鸟叫木伯劳,还挺符合这呆楞楞的气质。 后来发现Jith同志很爱木伯劳,每次见到都让我们看。好吧,木伯劳情怀。我好想在这里多呆点时间静静呆着看着这些鸟欢唱呀吃鱼呀,可惜行程时间不允许。衷心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时间,不止是见到鸟,而且有足够的时间欣赏他们各种有趣的行为。 


褐渔鸮  

Dark fronted Babler黑头鹛  

Crested Hawk Eagle
凤头鹰鵰

Common Iora
黑翅雀鹎

棕冠啄木鸟  

Sri Lanka Woodshrike斯里兰卡林鴡

雅拉公园是荒漠生境,靠近海边,有沙滩,灌木,淡水湖,生境很好,是有名的看豹子,野猪,孔雀和原鸡的地方。这个公园是不允许自己在里面走路开车的。必须要乘坐他们的吉普车。可以到酒店来接人去公园。小伙子们的开车技术和服务还是相当棒的。我们7个人坐了两部车。一部宽敞一点,但是比较颠。一部小一点,但是会舒服一点。

Leopard

雅拉的大明星是锡兰豹,基本所有人都是冲它来得。所有的车听说有豹子得消息,都风驰电掣一般往豹子地方奔。上次夏季来的时候很干,不太容易见豹子。这次是雅拉雨季,豹子密度比较高。我们在雅拉得第二天见了四回豹子,有两次距离都是比较近得。锡兰豹濒危,是食肉目猫科豹属几个亚种中最小的一个亚种。首身上1.4米,尾长77-96厘米。雄性体重才55公斤左右。不过可不能小看他呀。豹子隐蔽色好,曲线优美,充满爆发力,适合伏击。我们在得这两天,锡兰豹就抓了一头小水牛,拖上了树。一群愤怒得水牛围在树下。锡兰豹就不紧不慢得在树上呆着。后来牛渐渐散了,小水牛又掉了下来,锡兰豹就拖着小水牛到另外一棵树上,水牛妈妈仍然哀哀戚戚得跟着,绕着树难舍难离,令人唏嘘不已。

斯里兰卡巨蜥(Bengal monitor)在公园里很常见。比较有意思的是看到巨蜥摔跤。现在是他们争交配权的季节,会比较激烈的站立打架。很有比赛摔跤的感觉。 手足并用,血脉贲张。 抱,勾,缠,挑,蹬, 按,无所不用其极。胖巨蜥体型经验占优。瘦巨蜥虽然体型小一点,但是气势很旺,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最后瘦巨蜥成功把胖巨蜥赶到树上,胖巨蜥在树上趴着直喘气,可怜的神情像是说,I服了U,I服了U。第二天见到一公一母在一起,完全是不同的一番景象。两只巨蜥搂在一起,身体缠绕,眉梢眼角露温柔,柔情似水。大家比比。

Bengal monitor

Bengal monitor

老公改编了一个曲子

《巨蜥摔跤》

闲来着没有事,我上了西壕,

看见了两只巨蜥正在摔跤。

瘦巨蜥咬着胖巨蜥的腿呐,

胖巨蜥搂着瘦巨蜥的腰。

摔着摔着摔起了劲,

不好了,了不得了,

四周围,怎么围了一圈炮。

他躲也不躲,藏也不藏,

提哩突噜的过去了。

 

雅拉的金豺(Golden jackal)不少, 一般成群,早晨比较容易见(我们两次都是早上见)。雅拉的草不高,有利于欣赏和拍摄,建议大家早上留意一下金豺。 懒熊(Sloth bear)也是雅拉的特色,但是非常难见到,可以提前告诉司机或tracker以提高自己见到的概率。活泼可爱的赤獴(ruddy mongoose)倒是挺多的,而且不怕热,一天都可以很轻松得见到。

Golden Jacal
金豺  

Ruddy Mongoose
赤獴  

Black necked Stork
黑颈鹳

在进入雅拉公园之前,会有一些池塘和水洼, 可以看到水鸟,不过大部分国内都有。值得注意的水鸟有彩鹳(painted stork),  黄垂麦鸡(red-wattled lapwing),斑嘴鹈鹕(spot-billed pelican), 白眉鸭(Garganey), 石鸻(Indian thick-knee), 大石鸻(great thick-knee), 棉凫(cotton pigmy goose), 黑腹蛇鹈(darter), 黑颈白鹮(black-headed ibis),和 钳嘴鹳(Asian open-bill).  进入园子里我们见到了少见的秃鹳(lesser adjutant ), 绒颈鹳(wolly-necked stork)和罕见的黑颈鹳(black-necked stork.)。 据说全斯里兰卡只有四只黑颈鹳。而且不筑巢不繁殖交配,不知他们想干啥。是全是同性还是看开了要做丁克?彩鹳(鹳形目鹳科)行动迟缓,悠闲觅食,一边半张着嘴移动探索,一边煽动翅膀干扰潜在猎物。雅拉的雨季里,彩鹳集大群,还是挺壮观的。

Black-necked Storks

雅拉只有一个休息的地方允许下车,有着相当棒的海景。一般在这里吃中饭。 这里不难见到白腹海雕(white-bellied sea eagle)。其他一些鸟还有灰腹杜鹃(grey-bellied cuckoo), 栗喉蜂虎(blue-tailed bee-eater)。

Indian pea fowl and pea hen

最近赶上繁殖季。园里各种炫耀展示。最容易见到的当然就是孔雀啦,阳光下找各种地方炫耀自己美丽的羽毛和身姿。看到雌鸟,就先背对着雌鸟,快速抖动着臀部蓬松的美羽以肚皮舞的方式挑逗勾起她的兴趣,再缓慢的转过来面向雌孔雀,有节奏的向雌孔雀方向迅速晃动长长的尾羽,都能听到很大的唰唰的声音。羽毛在阳光下颤动,展示出比世上最美的锦缎还要迷人的颜色和图案。这种自然的舞蹈真是太迷人了。 野生动物在他们自己的家园展现出来的姿态和发生的故事是远离家乡的圈养状态的动物无法比拟的。斯里兰卡人很少抓鸟抓动物,对他们,动物就象邻居和朋友一样亲切又独立。很少会有将他们据为己有的念头,所以人和动物能够和谐相处,共同幸福生活,真是让人羡慕。

在园子里还碰到一对带着麦鸡宝宝的肉垂麦鸡。一个麦鸡宝宝颠儿颠儿的跑向妈妈那里,低头一钻就消失在妈妈毛茸茸的肚皮下了,只留两个细腿在外面。我们正在惊叹不已,又有一只钻进去了, 没过多久,竟然又钻进去一只。 小细腿就象草梗一样。三只麦鸡宝宝藏在妈妈的肚皮下,竟然完全看不出来。在大家惊叹回味的时候,司机SUDU回头真诚地对我们说,我在这里开好几年车了,这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非常有趣。感谢你们带来的这个机会。我也谢谢这个司机,他会随时清理看到得垃圾。维护公园得自然环境。看到动物时,他会有孩子般得好奇和兴奋,想看得更清楚,了解更多,我能感到他一颗热爱动物爱护自然的心。就是因为有他们这些热爱自然的人,雅拉才会在向游客开放的同时保持着野性的魅力和活力。

Red-wattled Lapwing

Red-wattled Lapwing

园里其他一些有意思的鸟还有黄冠啄木鸟(yellow-crowned woodpecker,小黄脑袋很可爱, 有对镜贴花黄的感觉), 白喉文鸟(siverbill), 棕胸佛法僧(Indian Roller, 美得惊人,色如宝石), 灰顶雀百灵(Ashy-crowned  sparrow lark, 成大群),斯里兰卡燕(S.L swallow, 喉咙肚皮全栗色),金眼鹛雀(yellow-eyed babbler,), 冠斑犀鸟(Malabar pied-hornbill), 小山椒鸟(small minivet),凤头树燕(crested tree swift), 栗鸢(Brahminy kite), 栗喉蜂虎(chestnut-throated bee-eater 栗色的帽子很可爱明显)。 可惜的一些荒漠中才能见到的鸟这次没见到或者没见好,后面就没机会了。比如说白翅雀鹎(Marshall’s Iora), 蓝脸地鹃(blue-faced malkoha),短嘴地鹃(Sirkeer Malkoha)。 要注意随时查查自己的荒漠目标鸟种。

 

Brahminy Kite
栗鸢  

Chestnut headed Bee-eater
栗喉蜂虎  

Sri Lanka Swallow
斯里兰卡燕

Brahminy Myna
黑冠椋鸟  

Yellow-crowned Woodpecker
黄冠啄木鸟 

Yellow eared Babller
金眼鹛雀

Crested Serpent Eagle
蛇雕  

Indian Roller
棕胸佛法僧  

Greater Thick-knee
大石鸻

Yellow wattled Lapwing
黄垂麦鸡  

Rose ringed Parakeet
红领绿鹦鹉

 

 

雅拉(Yala)小贴士:

Baya Weaver

1. 季节:雅拉冬季来比较好。动物比较多,密度比较大,易见。尤其这次2月份是很多鸟兽交配繁殖季,非常有意思。 

2. 天气,虽然冬季是雨季,但整体感觉还是干爽。白天偶尔有雨,车上可以放帘子下来,不用担心。  

3. 车:司机在这里要特别推荐斯里兰卡小伙Sudu (车PW-9999), 眼神好,非常会找鸟,而且能清楚说出鸟的全名。会多种语言,聪明机灵。在看豹子的时候,也很会抢位。

4. 司机经常接待欧美团体,有经验且有服务意识。会很好的配合顾客。所以可以提前告知司机需求喜好。乘客坐的位置较高,可以要求打开前面的窗户以便拍照。有时喊司机停车,司机不太容易听见。以金属的东西敲击车栏杆效果比较好。杨老师很聪明的拿带的核桃手链敲击车栏杆,效果相当不错。一般两个长焦镜头不在一部车上。不然错不开。

5. Tracker: 吉普车很多,但专业Tracker很少。如果有特别看动物需求,需要提前预定专业tracker.

6. 住宿:建议jetwing Yala. 

大部分酒店周围环境都不错,有原生的树林和水道。我们住的酒店里就有很天然的感觉,可以轻松见到褐翅鸦鹃,白胸苦恶鸟和鹪莺。但是离雅拉有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老公上次住的Jetwing yala,离雅拉很近。酒店条件相当好,而且院子里就有灰长尾叶猴,寿带,白眉扇尾鹟,小金背啄木鸟等,不怕人,离人近,很容易观察和拍照。从节省时间和看动物的角度,我觉得还是值得多花一点钱住在jetwing Yala。

7. 购物:雅拉纪念品商店不错,书很多,印刷精美价钱又便宜,但不是天天开门,时间紧的最好提前预约一下。

8. 日头很猛,需充分做好防晒。

9. 里面的路比较野,很多地方颠的厉害。如果有顾虑的,可以买护腰(比如说美国LP牌子)来保护腰椎和脊柱。

Wild Boar

离开雅拉的时候,我们去了Wiralwila Tissa Sanctuary.  Jith要求一定要准点早上5:45出发。后来发现有原因的,要看大明星黑腰啄木鸟(White-naped woodpecker). 据说这种鸟喜欢椰子林。 去了一个漂亮的院子,周围有椰子树。Ji th让我们小声,要注意鸟快到了。果然没多久,黑腰啄木鸟就出现了(好准时呀)。长得真漂亮,像一个皮肤雪白的女子批了一件V字大开领的镶黑领黄袍。可惜只见到了雌的(冠发黄),没见到雄的(冠发红)。小金背(Black-rumped flameback)倒是见了一对,红色型的(psarodes, 南方种)。公的额有红点,母的额有白点。黄色型(jaffnense)的小金背要到斯里兰卡北边才能看得到。看好啄木鸟,心满意足的开始湿地观鸟。这个鸟点一边是湿地,一边是农田,中间一条土路, 两边错落长了一些树,挺适合散步和观鸟。鹳嘴翡翠,白胸翡翠都挺常见。一树的红领绿鹦鹉在树梢头梳洗。一树的印度鸬鹚在筑巢趴窝。栗树鸭飞来飞去,飞入水葫芦中还挺难发现,藏的很好,不如平时那么大方,难道也开始孵蛋了? 紫水鸡紫衫朱额,在荷叶上脚步轻盈,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这种生境当然也少不了水雉这位凌波仙子啦。到了看水鸟的时候,Jith 就比较郁闷,因为很多都是中国有的大俗鸟,黄苇鳱,栗苇鳱啥的,不大有成就感。问我老公稀罕啥。老公说想见黑鳱和三色文鸟。Jith立马两眼放光,有的有的,给你们找。后来果然就见到一个小群三色文鸟(tri-colored munia)。公的有黑色的脑袋和脖子,白色的腰,栗色的背,蛮可爱的。最有趣的是黑鳱(Black bittern),升脖子和缩脖子看上去完全是两种鸟好吗。飞起来的时候更怪,尾巴也太短了吧,再加上这么长的脖子,你怎么调节方向,你怎么迁徙的呀。后来在路上还看到一群彩鹳张着两个翅膀冲着东方,像在做瑜伽的拜日式,哈哈。彩鹳附近有一树果蝠。这里的果蝠叫印度狐蝠(学名:Pteropus giganteus),也叫印度飞狐,是蝙蝠类中最著名而且是体型最大的一种。体长为20—25厘米,没有其他蝙蝠所具有的尾巴,整个面部看起来很像狐狸,因此得名“狐蝠”。印度狐蝠以植物的果实和花蜜等为食,白天用长而弯曲的爪钩住树枝、屋檐、石缝或洞穴的墙壁等,倒挂着睡觉或休息,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从栖身之所倾巢而出,寻找食物。

White naped Woodpecker
黑腰啄木鸟

Sri Lanka Greater Flameback
黑腰啄木鸟

Black Bittern
黑鳱

Painted Stork
上早课的彩鹳

Black headed Munia
三色文鸟

斯里兰卡观鸟之四:辛哈拉加(Sinharaja)雨林

生境:雨林

辛哈拉加雨林(Sinharaja)

Endemic (特有种)

Non-endemic

★☆☆(罕见)

锡兰角鸮(Serendib scops owl)
斯里兰卡鸡鹑(Spurfowl)
斯里兰卡虎斑地鸫(S.L thrush)

 

★★☆(不常见)

白喉啄花鸟(White-throated flower pecker)
白脸椋鸟(White-faced starling)
灰头噪鹛(Ashy-headed laughing thrush)
黑冠黄鹎(Black capped bulbul)

黑头咬鹃(Malabar Trogon)
黑头鹛(Dark-fronted babbler)

★★★(常见)

艳绿领鹦鹉(Layard’s parakeet)
斯里兰卡鹩哥(S.L myna)
斑翅地鸫 (spot-winged thrush)
斯里兰卡蓝鹊(S.L blue magpie)
斯里兰卡原鸡(S.L junglefowl)
斯里兰卡发冠卷尾(S.L crested drongo )

 

辛哈拉加(Sinharaja)是个基本与世隔绝的地方,人类活动在这里还不是很多。下榻的Rock View Motel总共就六个房间, 阳台楼下是茶园,茶香扑鼻,有茶农采茶。对面就是辛哈拉加雨林,云雾缭绕,美丽又神秘。在当地人拉开阳台帘子,打开阳台大门,手一示意,说Sinharaja的时候,我真是感觉一个神秘新天地在面前展开,想完全融进去。

住宿点附近也有一个鸟点,没事我们就去溜达一下。这里绿翅金鸠,黄嘴鸫鹛(yellow-billed babbler), 橙嘴鸫鹛(orange-billed babbler), 小金背啄木鸟(wblack-rumped flameback), 斯里兰卡短尾鹦鹉(S.L hanging parrot),艳绿领鹦鹉(Layard’s parakeet),亚历山大鹦鹉(Alexandrine parakeet)都很常见。 比较有意思的是看到短尾鹦鹉倒挂着吸食香蕉花蜜, 它会掀起紫色的类似花瓣的香蕉叶子来吸食白色香蕉花的花蜜,而且吸完一个,叼走一个,姿态非常有趣可爱。还有在这里看到了国内没有的黑头鹃鴡(black-headed cuckooshrike), 值得纪录一下。当地人非常友好,下雨的时候,旁边的老奶奶热情的招呼我们避雨,搬椅子给我们住,还给我们棕榈糖吃。给她拍照,她就捂着口不好意思的笑,却并不拒绝,有一种淳朴大方的美。

Parakeet
斯里兰卡短尾鹦鹉

Black capped Bulbul
黑冠黄鹎

Sri Lanka Greater Flameback
大金背啄木鸟

 辛哈公园两天都是坐公园的吉普车上山。第一个重要的鸟点是它的一个主要步行道。步行道门口的生境就相当不错。看到了白喉啄花鸟(white-throated flower pecker),黑冠黄鹎(black-capped bulbul), 斯里兰卡鹩哥(S.L Myna), 斯里兰卡发冠卷尾(S.L Drongo, 真的有一个象烫出来的发冠似的东西),白头椋鸟(white-faced starling)。 

最让人惊喜的是路边的树上就有一只雌蟆口鸱(frogmouth), 有着很好的隐蔽色,身上的斑纹很象树皮。然后我们就吃惊的发现,这只蟆口鸱的肚子下面藏着一只小宝宝,它好奇的探出头看看周围的世界就缩回到妈妈温暖的肚皮地下去了,时间虽然短暂,却给我们带来莫大的惊喜。希望你顺顺利利长大,以后我们可以再见到你。Jith 和 Ranger都很注意爱护鸟类。快到的时候就让我们安静下来,而且看看照几张就离开,尽量减少对他们的影响。赞一个。 

步行道需要特别的通行证,要出去以后进来就不容易了。 门口就有一对爱蹦跶的斑翅地鸫。再往里面有一只不怕人的斯里兰卡原鸡大公鸡。看到人就喜气洋洋,高高兴兴的迎上来。扛着大炮的同志就只能后退来拍它,还蛮搞笑的。中间有一个比较大的休息的地方,就是蓝鹊的天下了。 蓝鹊实在是太好看了,红色的嘴巴,爪子,栗色的头和脖子,蓝色的背,胸和腹羽(由深蓝至浅蓝), 浅栗色的初级飞羽, 外侧尾羽蓝色,内侧尾羽黑白相间, 点睛的还有一圈红色的眼睫毛。 在这里时有游客出没,蓝鹊不怕人,让人随便看,幸福感爆棚。这个地方还有一只斯里兰卡原鸡母鸡带着四只小鸡仔来回溜达找食。看着它们,我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坐在草坪上看我们家的鸡在舜耕山下草坪上刨土找食的时光。至于斯里兰卡虎斑地鸫(S.L thrush), 我们钻了林子,走了独木桥,跨过烂泥地,都没有看见这只非常害羞的鸟。却意外的在吃饭的时候看到了它(和树叶子颜色好像呀,佩服护林员好眼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里要多多感谢Jith 和护林员在午饭时间仍然不放弃,积极帮我们找鸟。回去的时候碰到一拨鸟浪,看到黑头咬鹃(Malabar Trogon ),灰头噪鹛(ashy-headed laughing thrush),  黄额拟啄木鸟(yellow-fronted barbet)和大金背(crimson-backed woodpecker, 有点忙不过来. 在这条道里面,黑枕王鹟和斯里兰卡蓝鹊都已经开始抱窝,巢都建的挺隐蔽,护林员看着他们就象看自家孩子一样,温馨的很。 

Sri Lanka Blue Magpie
斯里兰卡蓝鹊

Sri Lanka Frog Mouth
斯里兰卡蟆口鸱

Sri Lanka Scally Thrush
斯里兰卡虎斑地鸫

Sri Lanka Spur Fowl
斯里兰卡鸡鹑

Sri Lanka Small Barbet
红额拟啄木鸟 

Malabar Trogen
黑头咬鹃

coucal
绿嘴鸦鹃

Ashy headed Laughingthrush
灰头噪鹛

点是当地一处民居, 又是一个Endemic bird house。目标是罕见的斯里兰卡鸡鹑(S.L spurfowl). 我们安静的在房间里等鸟。但是鸟况实在是好,东南西北的来鸟。鸟导不停的喊xx 来了, come come come, hurry hurry hurry, or go go go. 我们就得扛着镜头压低身子安静迅速的跑过去,好有飞虎队感觉。 收获当然是大大的。最值得庆祝的鸟包括斯里兰卡鸡鹑(S.L spurfowl), 绿嘴鸦鹃(green-billed coucal,  爱灌木丛,比褐翅鸦鹃个头小,眼睛颜色和嘴眼色要浅),红脸地鹃(red-faced malkoha 虽然叫地鹃但其实很爱在高林树冠从活动的鸟 canopy bird), 红额拟啄木鸟(crimson-fronted barbet,非常小,与赤胸拟啄木鸟大小类似,但是肚皮没那么花,当地人叫他small barbet,小拟啄木), 大金背(crimson-backed woodpecker,). 斯里兰卡原鸡在他家附近成群成群的出现,斑翅地鸫(spot-winged thrush)和栗腹歌鸲(indian blue robin)也爱在他家后院溜达。 

雨林里惊喜很多,眼神好的几位朱老师,杨老师,黄姐姐和Jith时不时能发现漂亮的蜗牛、蝴蝶和蜥蜴。挑几张出来共赏一下。

 Danid Eggfly Green Garden Lizard Green Garden Lizard Tree Snail Tree Snail

辛哈拉加(Sinharaja)小贴士

1. 环境:辛哈拉加热带雨林

2. 天气:我们在的几天傍晚都有大雨。所以中午回屋休息不值得。最好起早看鸟,一直看到傍晚结束。 请注意当地天气情况,安排行程。

3. 住宿: 没啥大酒店。主要都是民宿。我们住的Rock View Motel不错,整洁干净,饭菜可口,服务周到,值得推荐。

4. 补给: 辛哈拉加与世隔绝,要提前在到达之前做好补给工作。

5. 一定要做好预防蚂蝗的工作。建议防蚂蝗的袜套,再喷些预防蚊虫的喷剂。

附录

斯里兰卡特种鸟

http://www.ceylonbirdclub.org/endemic_birds.php

Oxford: A Field Guide to the Birds of Sri Lanka by John Harrison 

Helm field guides: Birds of Sri Lanka

Author/s of the report: 
Wu Haiyan
Tao Zhang

Country:

Group size: 
7